• 韩国球队斥延边发虚假声明 想毁掉南松职业生涯 2018-02-18
  • 土耳其对叙展开军事行动 消灭武装人员超800人 2018-02-18
  • 俄图-160轰炸机部队全球作战彰显战略存在:少而精 2018-02-18
  • 马布里亲承2月11日退役 若进季后赛则推迟退役 2018-02-18
  • 台湾回收厂疑现未爆炮弹 工人差点当废铁处理 2018-02-18
  • 台湾媒体人曝蔡办高层酒驾想销单遭拒 网友猜是他 2018-02-17
  • 首节12分后三节4分 勇士划水男配得上全明星吗 2018-02-17
  • 火箭虐骑士47分大神本季第1?队里还曾有更牛的 2018-02-17
  • 中兴通讯涨近3% 日前获富瑞续予买入 2018-02-17
  • [新浪彩票]足彩18015期投注策略:马赛主场做胆 2018-02-17
  • 美国务卿:俄在干预美中期选举 美未做好应对准备 2018-02-16
  • 台商批台当局阻两岸航班 竟遭打压:不许为大陆说话 2018-02-16
  • 《绝地求生》官方手游开放下载:Android和iOS都… 2018-02-16
  • 午盘:美股继续下滑 道指一度下跌160点 2018-02-16
  • 叙政府军空袭西北部城镇致10人死亡 被指使用毒气 2018-02-14
  • 您现在正在浏览: 北京pk10必赢规律 » 参政议政 » 正文

    刑法第408条之一罪名确立问题的探讨

    发布时间: 2014-04-28 09:16:40   作者:黄烨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两高司法解释对刑法第408条之一的罪名,确定为食品监管渎职罪”未必就是科学的、合理的,如果确立为“食品监管玩忽职守罪”与“食品监管滥用职权罪”,这将会更加符合依据罪状确定罪名的基本要求。

    关键词食品监管渎职罪;食品监管滥用职权罪;食品监管玩忽职守

     

    信阳师范学院政法学院教授、九三学社社员黄烨说,2011年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以下简称《刑法修正案(八)》)第49条1款规定,在刑法第408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408条之一:“负有食品安全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导致发生重大食品安全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2011年4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五)》,刑法第408条之一(《刑法修正案(八)》第49条)1款规定正式确立食品监管渎职罪”。笔者认为,为了准确理解适用食品监管渎职罪”,有必要探讨与本罪相关的罪名适用的问题。

    在当今我国刑事立法中,罪名并不属于立法范畴,而是由最高司法机关通过司法解释确定的,主要是依据罪状概括而成罪名。对一个罪状,是概括为一罪名还是二罪名并未严格标准,这在以往罪名的司法解释中都曾出现过。关于刑法第408条之一(《刑法修正案(八)》第49条)1款规定应当如何确定罪名,这在“两高”确定罪名的司法解释出台之前,刑法学界主要有如下两种认识观点∶(1)一罪名说,认为应当确定为一个罪名,但一罪名也有不同表述见解,例如有的表述为“食品安全渎职罪”[1],也有的表述为“食品安全监管渎职罪”[2] ,等等。(2)二罪名说,认为应当确定为两个罪名,例如可以表述为食品安全监管玩忽职守罪食品安全监管滥用职权罪。[3] 当然,无论是一罪名说还是二罪名说,都有其各自的主张依据,只不过哪一种理由更有其科学性与合理性而已。

    根据刑法第408条之一(《刑法修正案(八)》第49条)1款规定,食品监管渎职罪”,是指负有食品安全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导致发生重大食品安全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此种食品监管渎职罪”,主要是发生在食品安全监管领域的“滥用职权”与“玩忽职守”这两种行为,而“滥用职权”与“玩忽职守”作为渎职的基本行为早已在1997年刑法中就被确定为两个独立罪名,即刑法第397条规定的“滥用职权罪”与“玩忽职守罪”。如果按照两罪名的解释思路,完全可以将《刑法修正案(八)》食品监管渎职罪”顺理成章地解释为“食品监管滥用职权罪”与“食品监管玩忽职守罪”。但是,“两高”在《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五)》中却采纳了食品监管渎职罪”一罪名说,而否定了“食品监管滥用职权罪”和“食品监管玩忽职守罪”的二罪名说。

    两高司法解释最终采纳食品监管渎职罪”罪名的重要理由,可以认为是刑法修改以来长期实施经验的总结,这是为解决司法实践遇到的问题而做出的不得已的选择。因为在司法实践中,人民检察院以滥用职权罪起诉到法院的案件,有些法院却以玩忽职守罪定罪判刑,检察机关与人民法院在类似案件的罪名认定上产生了分歧。由此,司法实践中检察机关按照滥用职权罪起诉的,法院却判决玩忽职守罪,从而使严肃的法律适用问题变得争议不断,难以把握。为解决司法实践中的这一问题,将食品安全监管滥用职权与玩忽职守的行为归为食品安全监管渎职罪,避免因司法机关之间认识分歧而影响更为有效、及时地查办食品安全监管领域的渎职犯罪。[4]

    笔者认为,上述观点所认为两高司法解释最终采纳食品监管渎职罪”罪名的重要理由主要在于∶“人民检察院以滥用职权罪起诉到法院的案件,有些法院却以玩忽职守罪定罪判刑”,因此“将食品安全监管滥用职权与玩忽职守的行为归为食品安全监管渎职罪,避免因司法机关之间认识分歧”。事实上,“人民检察院以滥用职权罪起诉到法院的案件,有些法院却以玩忽职守罪定罪判刑”,这种现象并不在于两高司法解释确定的“滥用职权罪”与“玩忽职守罪”两罪名,而主要在于具体的司法机关没有理清“滥用职权”与“玩忽职守”两种行为的差异,甚至还有可能是基本的证据出错,而使“滥用职权”与“玩忽职守”两种行为相互混淆。由此而言,将司法实践中“滥用职权罪”与“玩忽职守罪”两罪适用上的混同,而归结为司法解释确定的“滥用职权罪”与“玩忽职守罪”两罪名有问题,这是讲不通的,也是缺乏逻辑意义上的内在的、必然联系的。

    以笔者所见,两高司法解释采纳一罪名说确定的食品监管渎职罪”罪名未必就是科学的、合理的。事实上,两高司法解释如果采纳二罪名说,即确立为食品监管玩忽职守罪食品监管滥用职权罪,这将会更加符合依据罪状确定罪名的基本要求。不仅如此,将刑法第408条之一(《刑法修正案(八)》第49条)1款规定确立为食品监管玩忽职守罪食品监管滥用职权罪两罪名,也是从该条款比较其他相关法条而得出的最佳选择。虽然依据罪状来确定罪名可能会也是难免会得出不同的罪名,但是应当遵循逻辑上的同一律,即依据相同的罪状应当确定出相同的罪名个数;只有依据不相同的罪状才应当确定出不相同的罪名个数。如果依据相同的罪状而确定出不相同的罪名个数,那么这种确定罪名的结果就很难说是科学的、合理的。

     

     

    最新图文资讯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联系电话:0376-6365118 Copyright© 2011   豫ICP备11032019号    
    技术支持:maWei@huoqiufangchan.com 请采用IE6.0以上版本以 1024×768模式浏览
    11选5任7怎么才中 | 新疆福彩时时彩走势预测 | 皇冠国际时时彩 | 11选5任7怎么才中 | 新疆福彩时时彩走势预测 | 皇冠国际时时彩 |